并不正经的酒芝☆

Hola soy Lic.Dq

昨天我们攻略了大书库:

慌什么 到现在为止表现最精彩还是他 我永远喜欢(大声)

【原作存在透明梗和过度玩梗恶意空白的一些区别】

雨田菌:

给角色贴标签会OOC,过度玩梗也会OOC,角色的一个某个特点被无限放大,就会造成某种意义上的OOC,这两者其实是相通的。


炸了还要被说是玻璃心还要被说是原来的设定,感觉在黑塔过度玩梗里加厨最没有厨权了,而且我觉得马修的透明梗被过度玩梗和其他的贴标签还是有点区别,所以想稍微写一下自己对原作透明梗和恶意空白梗的区别。


 


本篇所有内容完全个人中心,个人观点,不擅自代表全体加厨。




【原作透明梗】
1、马修说话太小声没人理被完全无视
2、马修因等不到说话的时机变的透明



同人过度玩梗案例:为了透明而透明

透明梗确实是本家所给予的自带属性,适当玩梗是没问题的,但这个梗的本质是存在感比较低而导致概念上的透明化,而不是真的把马修当透明当不存在。


部分同人里出现透明梗的场合,给我的感觉大多不是因为想带马修玩,顺便玩了下透明梗】,而是因为想玩透明梗制造笑点,于是让马修出场露面被无视,很可怜很好笑很心疼吧www】


这两者的差别很大,尤其是写多人场合的时候,很经常会看到故意带马修出来露个面被无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哪怕作为第三视角观察者视角,因为存在感低而被无视其实也算可以理解的,但有一些同人只是为了增加所谓的笑点,为了透明而透明,马修的出场根本没实际意义不如不要带。


画作的透明梗相对之下还好一点,至少也有好好画了,只是降低了透明度,但是接受程度也是因人而异、因内容而异的。


 


【恶意空白梗】


马修在的场合刷空白,马修不在的场合刷他就在那里。


空白梗是典型的过度玩梗,已经和本身的透明梗没多大关系。


主要是自以为在开玩笑的跟风刷为主,本质上是当马修不存在的恶意玩梗。把空白梗当成透明梗来玩并认为这就是马修的属性,遗憾的是有部分加厨也被刷得认为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以下全都是我亲身体验过的真实案例,以视频为重灾区,根据主观轻重排序。


 


1、画面空白的马修表情包。马修再透明也不是空气谢谢。


 


2、角色曲出现的时候刷听不到/只有伴奏。虽然很小声他确实就在那里,是当声优也不存在了么?


 


3、多人向视频中在马修时刷空白,刷只看到(旁边的)XX,刷有只白熊在漂浮。大型KY现场,别人场合都在夸帅可爱,到了马修场合就一堆空白,拜托想想别人的心情,真当自己玩梗很好笑吗。


 


4、在无关场合,尤其以阿尔相关的场合刷马修就在后面,看不到的人是瞎。既不尊重作者,也不尊重阿尔和马修,还嘚瑟的开玩笑嘲讽观众,相当KY了。




5、在加个人中心场合刷看不见马修。典型KY就别进来好吗,会这么刷的加厨更令人心寒。




6、在马修帅气或者黑化总之一反常态的场合,尤其是个人向里,刷是阿尔假扮的。其他角色的一反常态大都会被当成反差带感,这里刷你谁梗还能接受,但刷阿尔假扮的是把马修这个角色当不存在吗。




7、以加诞时期为主,很多跟风,对着认真创作的作品刷画面空白什么都看不到,对恶意玩梗放张白纸刷画得超好看。平时这么刷还可以无视,加诞的时候故意跟风这么玩不是来恶心人的么。


 


8、介绍全员的视屏,到马修场合只放国旗的真空白。这是我见过的最恶心人的恶意玩梗,这可是全员介绍向啊?作者带头把马修当不存在的玩空白梗还得了,笑容逐渐凝固恶心到关视频。




透明梗和空白梗的区别这下子明显了吧,那些习以为常的玩梗,大多是跟风的恶意玩梗,但是加厨在意了反而会被当做玻璃心。


可是透明梗和空白梗的区别真的挺明显的。我可以接受适当的透明梗,但是过激派的厌恶空白梗,非常厌恶,能把我气吐。


 


普通的玩透明梗其实没什么,但不代表马修就一直就是透明的。


就我个人观点,黑塔中低存在感和故意欺负马修而假装无视是并存的,而不是一些同人概念上的无存在感,完全无视。


 


举一些例子。


 


北米:这个很明显不用特意说明,动画中打棒球和电链锯那两个部分的欺负简直不能太明显,阿米绝对是故意,而且还乐在其中,当然作为邻居,阿米还是会普通的去马修屋里玩,这些的气氛就比较愉快。


漫画中的相处更多,也有点超出一般动画党理解中的北米。


像是阿尔欺负马修,然后被生气的马修嘴炮三小时骂哭了连亚瑟都看不下去出来阻止了。还有阿尔独立前想拉着马修一起走但是被拒绝了,独立后想上门探访的时候因为英重病中马修不让进去,之后又被马修骂走了。


马修觉得阿尔会无视自己而让亚瑟帮忙传话,但阿尔很纳闷明明是邻居有话直说不就好了。而且北米两个其实是互相羡慕的,阿尔羡慕马修和谁都能相处得很好,马修羡慕阿尔强大盛名。总之北米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动画表现的以单方面欺负为主,就是互相吵闹但是又很快和好的兄弟俩呢。


 


枫茶:虽然动画中亚瑟一度认错马修,回忆杀里也像是容易被子米吸引走注意力,但亚瑟确实没有无视子加。只能说子米比较好动,乖孩子就有点低存在感了。


漫画加拿大独立篇,独战中亚瑟被各种大国针对了,然后马修在这种紧张时刻搭荷哥的船过来闪亮登场帮忙,连亚瑟都不由得对马修的未来有点担心。


独战后亚瑟重病,马修很担忧自己不能帮上亚瑟,然后亚瑟感谢还好有你在我身边。马修思考了自己能做什么之后,还特意cos了阿尔的发型和性格来想让亚瑟打起精神,虽然说造成了反效果,但也可以证明对亚瑟来说马修和阿尔确实是不一样的。


马修存在感确实有时候比较低,但即使这样亚瑟还是有注意到马修的,而且只要他注意到了,就没有区别对待过,是英联邦家族的长兄呢。


 


软绵绵: 动画里明确没无视马修的就是弗朗,不过遗憾的是,其实相比北米和枫茶,原作软绵绵的相处还是比较少的,但是马修有很多方面受自弗朗的影响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熊加:设定中马修和熊二郎都记不住对方的名字,但是这两只的相处其实是最甜的,可以说“谁”基本等同于熊二郎对马修的昵称。熊二郎一直在鼓舞马修,动画圣诞节要帮助马修,回忆杀那集也让子加要好好传达自己的想法。漫画中熊二郎还用小熊娃娃表达了对大熊关注叛逆期小熊而忽视乖宝宝小熊的不满,觉得乖乖熊更应该被疼爱,虽然马修完全没get到点只觉得滔滔不绝的熊二郎很可爱就是了。


 


冰淇淋火锅:古叔只是认错人,从来没把马修当透明过,不如说一上来就能找到人,其实根本就很清楚马修的存在感吧,是关系很好的大亲友呢。


 


北极:动画中伊万故意坐在马修身上,我不认为伊万会真的完全无视马修而有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所以故意欺负的可能性反而比较大,但同时也有伊万打电话苦恼的跟马修询问被北极熊咬了要怎么办的场合,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私交不错呢。


 


熊鸟:本大爷CD中,普爷说马修送了枫糖浆,白送不要钱,还说是吃的人一定能得到幸福的枫糖浆,然后在吃了之后也表示这个确实可以令人幸福,要授予马修“本大爷荣誉奖”,也是私交不错的样子。


 


枫鱼:漫画中塞妹记得G8里有加拿大,把马修感动哭了,还做出了超出自己平时的样子,很米式的感谢,然后吓到塞妹表示你谁加拿大先生才不会做出这样招摇的举动。


 


其他场合,像是战争时期路德在人很多的情况下有注意到马修因为枫糖不足陷入崩坏状态很担忧;在马修向罗维请教独立的准备的时候,罗维也好好回答了,虽然内容很不靠谱就是了;在加拿大独立后的家族会议中,马修都是被主动打招呼的一方,不存在被完全无视,英联邦长兄在很闹腾的家族成员中另一种意义上的很有存在感。


 


马修其实真的和大家都有好好相处,和谁都相处得来,只是存在感比较低,尤其是人多的地方,因为大家都很闹腾,所以温和的加加存在感就比较低了。原作里真正记不住马修的场合其实不多,你谁这个梗也主要出现在熊加身上,但很明显熊二郎是很重视马修的。


动画早期的透明属性给人留下了太大的印象,透明梗只是一种表现形式,低存在感也是,偶尔玩没什么,但把马修当不存在,故意记不住名字,记不住人,只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制造所谓的笑点,从而把马修当成空白来恶意玩梗就很恶心人了。


 


总之,希望各位在玩梗之前请好好的把马修当成一个独立角色来看待,而不是为了透明而透明,空白梗绝对就是恶意的跟风玩梗。


 


这篇其实写了很久,每次发生点什么就会愤慨的补充一点,有感而发不撕逼也不针对。跟风玩梗真的挺伤人,甚至一些圈外的也受跟风影响,平时也没见多喜欢马修,也没见多喜欢黑塔,某天突然玩一把空白梗的人大把存在,自以为在开玩笑但其实很伤人。


希望能让人注意到原作存在的透明梗和恶意玩梗的区别,这不是对玩梗的过激玻璃心,两者的区别很大,谁也不想自己喜欢的角色一直都被当做不存在。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


 


——BY一个普通加厨的个人想法

关于APH马修的一点碎碎念

目标幸运S+:

想了想还是在这里也发一份好了。


稍微了解我一点的人可能知道,我在米英双本命之外,还是个加厨和法推。看到一些糟心的东西,就想说说加。


1. 无论从历史还是本家漫画,法对加都不是什么关怀备至的关系。加曾说过,在遇到英之前,“所有人只是盯着他的家,没有人认真看着他本身”,加对那时的法来说确实只是个赚钱工具,真正给予了加自主权甚至让他信仰不同于本国宗教的只有英,从漫画设定来看,不是说他不尊敬法,但他从心底里尊崇、愿意付出一切努力来让其开心的对象一直只有英一个,他将英视为家人。所以法不是加的依靠!并没有除了法谁都看不见他这种设定!并没有被英百般忽视只有法关爱他这种设定!英喜欢着所有的英联邦成员,哪怕更重视米,但他没有真正忽视过加!加并不是什么除了法没人爱的小可怜,无论是子加时期,还是现代……别在笔下让他成为这样的存在。


2. 北米关系,或者说北米英关系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种亲情关系。英与加的家人之情,北米的手足之情,和我所挚爱的米英,英不会忘记加,米也不会,从儿时的互动、到长大后的询问独立、通商协约,米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更看重加(在这里我们先忽略历史上米加的种种纠纷,毕竟本家没有将那些残酷具体描述出来)。不提漫画里他大骂米骂了三小时的梗,加在米面前也并不算处在绝对弱势地位。加一点也不弱,毫不夸张地说,考虑三次方面,作为国际关系典范的美加——加拿大能赢得美国的“尊重”,完全是打出来的,美国从未“尊重”弱者,即使在他自己还是弱者的时候。本家里的北米关系,充满了一种互相比较和互补的有趣关系,可以说是我理想中的兄弟关系。心里知道英心中米最重要却依然默默守护着英(关心着米)的加,真是温柔得可爱。我希望写加的人能先深入地了解他,而不是给他贴上弱气、存在感零的标签,肆无忌惮的ooc


3. 接上条。透明梗请适度!请适度!请适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动画里确实有一些比较夸张地形容加透明的桥段,但是在无数次看到表情包里只要是加相关的部分就充满了恶意,只要形容透明全用马修,甚至论坛体所有人(除了法)都看不见他发的帖子(这里不特指谁,毕竟这现象太常见了),我真心觉得过了。


今天看到的东西,把前三条里戳我点的东西全戳了遍,尤其是第三条。


我知道我没啥权利管别人,所以只是在自己的空间唠唠叨叨。


请善待小透明,请善待可爱的马修.威廉姆斯。


你不喜欢他,有人喜欢。


所以请至少给他一点尊重。



#看法(关于国设)

冰泠•Mercury:

(可能语气较冲,请大家认真看完,不要像个ky一样看到一半就开骂,如果你看完后认为我不能达到你心中他们的样子请自行取关,如果耽误了你的时间我真的非常抱歉…)


弗朗西斯不是娘娘腔(加粗),不是有事没事就裸/奔(加粗),不是一个只知道和亚瑟打架的zhi zhang(加粗),不是一个性/变/态、性/狂/魔(加粗)。


同时,亚瑟也不是一个做什么吃的都会炸厨房的厨房杀/手(加粗),不是一个死傲娇(加粗),不是一个米吹、米痴汉(加粗),不是一个只知道和弗朗西斯打架的zhi zhang(加粗)。


若仏是小公举不是“小公主”,不是伪/娘,他穿的也不是裙子。


弗朗西斯和亚瑟作为欧/洲较为年长的国/家化身,不可能像本家描述的一样“幼稚”。弗朗是稳重优雅的,是讲究爱与美的,偶尔的黄/段/子也是活跃气氛的产物;亚瑟则是讲究绅士风度的,是对于不同寻常的事情较为敏/感的,偶尔的傲娇也是他在关心别人被发现时不好意思的借口。


别忘了,他们曾经都很厉害,在经历过各自兴旺和衰落的时期后,他们看待事情也更加坦然自若,不是只知道揪着过去不放的。而在自身利益前,他们的关系如果必要的话一定会出现忽好忽坏的情况,决裂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国/家之间利益为重。


(个人感觉)本家无意中黑了不少国家*,而APH作为一个科普历史和各国风土人情的番剧,还是有些片面,不能全信。中/国的世界史教科书对世界史的介绍和评价较为公正,也可以买来西方人关于世界历史的概述(比如我买了《全球通史》,也可以看央/视的纪录片《大国崛起》),通过这些方面了解历史。


表示我写文时如果是史向,我会尽可能贴近三次元。而文中他们的性格也多为我所了解的,也就是贴近我对他们的认知。


开头我会加上“ooc”和避雷预警,如果你无视预警看了下去结果被雷到了,请不要私信质问我笔下的文和人物为什么不符合你心中的形象,评论我也会删除,因为这样做根本就是一个大写的ky,我不会理。


(以上全都为个人看法)


就这样,感谢看完了的你!(鞠躬)


占tag十分抱歉






*这个国家的人民喜欢化身不代表本家没有黑这个国家。
(而且,对于我们来说,喜欢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因为他代表了这个国家,还是因为同人文、游戏,又或者是因为他长得特别好看…)

楪亦YE:

发点以前的一些静画(挑了些自己觉得还能看得过去的)
有些还蛮古早的了,最早的几张还是15年的..
我觉得自己现在静画搓的还没以前好看(....)

秋雏蜜柑🌻:

试了一下沙露×独战米

沙露的衣服是我瞎几把胡编乱造的

我日文不好 下次不加字了 免得每次还要慌很久语法有没有错【靠。

[APH/法英]Memory of July (3)

露珠__:

*亚瑟一人称

*OOC OOC OOC









黑夜怎样漫长,白昼总会来临。

-
当我醒来时发现疼痛已经消失,伸出手臂虚握着手指可以感觉关节的灵活。隐约听见客厅里忙碌的脚步声,悄悄飘散到房间里的麦香,他应该烤了吐司。我想我要和他说一声橱柜里的树莓果酱已经见底了。
看着镜子里那张缺少血色的脸,我将水扑到自己脸上后用力拍了拍,好让脸颊红润一些。

-
“你太瘦了。感觉再瘦一点你就只有骨头了宝贝。并且肉多一些抱起来手感好一些。”每次和他做完爱后他总会这么念叨抱怨着,然后被我踹下床。老实说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营养不良,不如说我对压力的耐受力不如弗朗西斯,突发事情的来临经常使得我心情焦虑无法进食。
偶尔不注意按时吃饭我可能会突发低血糖。有一次会议从早开到晚上,我在中途晕倒后,“记得吃饭。”或者是“身上带些糖果。”这种消息经常出现在我和弗朗西斯的聊天中。


“嗨,亚蒂......”当我坐在餐桌享用着早餐时,他一脸讨好的笑容给我盘子里的吐司抹好我最爱的树莓酱。我朝他看了一眼,示意他继续说,动作上还是不紧不慢地吃着早餐,虽然我的肚子不停地在抗议着。
“你还记得吗……旅游的事?”
“不记得。”我回答得干脆。“想想而已吧,在梦中还是可以旅游的。”我直接拒绝了他,嘴里咀嚼着煎得金黄的煎蛋说道:“你再过几天你们不国庆日吗?”
“过个不一样的国庆日,和你一起。”

我被牛奶呛得满脸通红。

-
我弄不懂他。
他可以在办公时间面对着电脑前磨磨叽叽一天可惜excel表里只有零星几个数据,也可以像现在这样在半天之内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屏幕,手中飞快地完善着旅行计划。我端着热乎乎的马克杯凑近屏幕:“你打算去哪?”
“海滩,但不在法国。我倒挺想去苏梅岛。”
“哦老天,你觉得我去海滩除了晒得脱皮外还能干嘛?”我朝他翻了个白眼。海滩,又是海滩。
“看比基尼女郎。”
“What a fucking journey schedule.”我险些将手中的液体倒在他头上。
“那你说去哪?”
“洛杉矶。”老实说这个地方也是我随口说的。
“......你不怕被阿尔弗雷德烦死?”
这个问题很严重。但是一时间我想不到什么其他新的旅游目的地,应该是至少全欧洲我们都玩遍了。遗憾的是,我们一直没在七月份去过美国。
他还是点开了网页浏览着剩余机票:“真遗憾,飞往美国的机票好像都订空了。换个地方吧。”听听,这谎言编得蹩脚透了。
“不知道,要不就窝在家里算啦!”我有些不耐烦,翻动着手中的杂志。“你应该出来透透气,再瘫在家里迟早你会肥成一只猪。”他继续浏览着电脑,我早就已经无心理会他,他这样死缠烂打地赖在我家里不走着实少见。一般是我恢复后各自亲吻告别,如果时间充足还可以顺带进行一些运动。
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我斜斜地窝在沙发里盯着他的背影,问道。
“我把今年的年休假全部用完了。”他不咸不淡地回应。
“要不我们还是去海滩吧。”我开口,“就去你家。我要在你家赖到最后一天才回来。我还要在你国庆日的时候朝你们总统府丢手雷。”
“别自不量力了,你还没靠近估计就被特警逮捕了。并且你敢扔手雷我就敢往唐宁街丢核弹。”弗朗西斯回头看着我,语气依旧轻快,虽然这种侵犯性的内容往往是我们两人争吵的导火索,但是我们却对侵犯彼此雷点乐此不疲。
我不明白完全可以乘坐欧洲之星客轮,他却硬要去订机票,还是头等舱机票。
“屁股还没坐热就他妈要下飞机了,弗朗西斯你脑子里到底装着些什么?”我看着他迅速订好机票后,挑挑眉质问道。
“反正给财务部报销......奢侈享受一下头等舱吧,长年挤在经济舱你不觉得难受吗?”
“所以你还是要工作?这是你的差旅费?”
“福尔摩斯先生,一点小小的公务而已。顺路就可以处理完。”他面对着我,笑嘻嘻地捏了捏我的脸,伸了个懒腰走进厨房:“中午你想吃什么?”

-
被他催促着打包行李后我瘫在自己床上滚了个圈,随意的翻阅放在枕边的小说。他在书桌前调试他那台宝贝单反数码相机,听说是花了他将近4万欧元。
奢侈浪费。你又给阿尔弗雷德贡献GDP啦欧盟的败家子。他当时在我面前介绍着它的良好性能时,我面无表情地朝他泼着冷水。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突然成为了摄影爱好者,他的Ins上总会有拍摄的照片,似乎在网络上还颇有名气。
在和他一起时,我总会成为他的免费模特,“再拍我可真的要收费了混球,1000欧元一张照片。”我曾经瞪视警告过他,可惜他笑眯眯地送给我看他的杰作后我便不再吭声。“如果你能对镜头笑笑就更好了。看你平时笑得那么自然为什么对我总是板着脸呢?”他用手指强行让我嘴唇边拉出一道弧线。

-
穿着清爽的米色短袖衬衣拖着银色的行李箱,这样休闲的打扮让我放松不少。手腕上的手表表盘反射着一阵明亮的阳光。
坐在行李箱上刷着手机,等待着那个混蛋开车一起去机场。
太阳的光线使得手机的屏幕不是那么明亮,夏日里清爽的气息裹挟着风来临,繁盛的草木正蓬勃生长,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随着夏风尽情舞蹈,最后在秋天走向枯萎。
夏日匆匆来临,带着被狂风卷过的残蕊,美丽的事物终有一天失去他们该有的美丽。

我的手刷着Instagram的界面突然停下,图片里模糊处理过的剪影再熟悉不过。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the summer days?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
“我其实真的没想到这一年来第一次和你去旅游。”我扣上安全带后,他对我说着,就算是墨镜也压抑不住他眼角的笑意。我拉下窗户,看着窗外匆忙走过的行人,地铁口鱼贯而入的上班族,缓缓驶过街区的红色巴士,城市里的喧嚣繁华一览无余。自己很多时候也是淹没在他们中的一员,有时候塞车耽误时间也不得不怀抱着文件去挤地铁。
“你还记得上次我和你去西西里岛么?”
“老天,你个混球,你把我害惨了!”我大叫,回忆起那次惊心动魄的旅行就来气,两个人在西西里岛的小巷里游览穿梭,莫名其妙地被坑了将近500欧元和护照(只能怪我们两个人算数水平都一般般)神不知鬼不觉地遇到了黑手党火拼,当时多亏我们都经过特殊训练身上还有手枪防身才不至于吃枪子。从那以后我很久都没和他去旅行过,除非是工作应酬。不是我故意像小孩一样和他怄气,老实说和他一起可能是我最觉得放松的时候。

我们的车在一个十字路口缓缓停下。
我侧过脸看见他也在注视着我,早晨的阳光柔和着他的轮廓,金发似乎闪着光。回应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觉得嘴角的肌肉随着弯曲的弧度都让我觉得舒畅。
吐出肺部里浑浊不堪的空气,让清爽的气息窜入我身体的每个细胞。
我点了车载CD的播放键。

尤克里里轻快的旋律响起:

A Cadillac ride
Jammin' with the boys
Bonfire at night
Summer vibe
Looking for a summer vibe

我注意到他眼里流转着的深情,让我招架不住。让我明白我们之间距离的是他,主动示好的也是他。哪怕是照着莎士比亚对我念着十四行诗也无法打动我。我知道爱情就是炭火一般,如果让它任意,则会把自己的心烧焦。

I paid my dues
Got nothing to prove
Laying on the dock
Just talking to you
Summer vibe
Looking for a summer vibe

别这样,我想我可能真的承受不了。我抓着衣角不知如何是好。情感这种东西太奇妙了,一旦戳开一个小小的缺口,就如同岩浆爆发般喷涌,于是我伸手打算切歌。但我的手腕被他捏住了。

他起身凑近我的脸,我听见他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I'm drinking something blue from a coconut
Music all up in the place
Under the moonlight
Taking my time
With you by my side .*

没有往常的往情深吻,他只是在我嘴角轻轻触碰后便离开。

TBC


*想安利walk off the earth的《Summer Vibe》www
-

寝室跳闸打不了游戏只能把文写完了💦……

【胡乱分析】来自暖阳的胡乱分析

冬日i暖阳:

跟你们讲,我最近发现个事



彼得是贝瓦尔德和提诺的儿子,

亚瑟是彼得和阿尔的哥哥,

亚瑟还当过弗朗西斯的小弟。





所以说,



亚瑟,阿尔,彼得,弗朗西斯,他们是贝瓦尔德和提诺的孩子。



弗朗西斯又是亚瑟的丈夫,所以说……近亲结婚??



伊万又是阿尔的丈夫,娜塔莉亚要叫阿尔弗雷德嫂子??



所以伊万管贝瓦尔德叫爸??

管提诺叫妈??



阿尔叫冬妮娅姐姐??

阿尔是冬妮娅的弟媳??

原来那首歌是唱给冬妮娅的??



那伊万和阿尔的孩子。阿/拉/斯/加,他要管弗朗西斯,亚瑟和彼得叫伯父??

而且不仅要叫亚瑟伯父,还要叫伯母??



管娜塔莉亚和冬妮娅叫姑姑?



冬妮娅还是娜塔莉亚的妻子,所以说,阿/拉/斯/加还要管娜塔莉亚叫姑父??



管贝瓦尔德叫姥爷??

管提诺叫姥姥??





【胡乱分析】